一隻好蟬

林蝉。新浪微博@裘花花。

【祁殊/禹殊 林殊视角】桂花香

为名朋一个#两地书#征文而写,本意是一对分隔两地的情侣cp互相给对方写信互诉衷肠。无奈这人文渣,书信实在是写不来,憋到最后只能写个小段子当做回信。
祁殊粮实在是少,少到不得不自割腿肉,文笔不好,大家凑合看看,献丑了。


东宫种着许多桂花树。
入秋后,便能够开出成簇成簇的白色花朵。
待到仲秋时节,丛桂怒放。清可绝尘,浓能远溢,满园飘香。

今日,是奉旨入宫的日子。
许久不见景禹哥哥,本想着给太奶奶请安时能够顺便见上一面,没成想里里外外找了好久,都没瞧见他的影子。
给太奶奶请过安后,便独自跑去东宫。未见宫门,先闻得一阵甘美馥郁的甜香味儿。走近一看,原是那东宫的桂花,开得正当时。

“景禹哥哥?”
轻轻推开书房门,却发现那人正枕着胳膊,伏在案上睡着了。
小心翼翼地走到案前,静静打量他。多日不见,想来一定是公务太过繁重,即便已经入睡,看上去也疲惫极了。
看着看着,我竟像着了魔般地,付下身子,轻轻在他脸上留下一吻。待回过神来,整个人都呆呆地愣在原地,忽然见他睫毛轻颤,似是要醒过来。顿时惶恐地后退几步,转身溜出书房。
窗外,阳光正好,桂花开得正灿烂。一阵风吹过,吹进几朵乳白色的小花,花朵散落在他睡着的那方案上,满室飘香。
我自那棵树下慌乱地跑过,一切都像一场梦,他不会知道,而我却真真切切地记得。

后来,偶然听到景禹哥哥讲起木芙蓉花精的故事,又听他调笑说那些志怪故事里情根深种的山精妖怪多半会躲在树上偷偷看心怡的书生夜读。
心里不禁重重地跳了几下,又立即故作镇定地朝他笑笑。
“没想到……景禹哥哥还相信这些?”
“本来是不信的,”他抬手摸摸我的头发,“只是有一日我无意中在书房睡着了,隐隐约约感觉到一些响动。半梦半醒中睁开眼睛,只看到窗外的桂花树下有个穿着纯白衣袍的影子一闪而过。待我完全醒来,就只有那棵桂花树静静地站在原地。”
他认真地看着我,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而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
“我想,这东宫的桂花树上,大约也躲着个害羞的花精吧。”

苏宅种着一棵桂花树。
每到花期,路过园子,便会闻到一阵熟悉的香气。

我时常盯着那棵树看得出神,东宫易主,故人不再,而我,也不再是从前那个温暖明亮的少年。
那个叫林殊的少年,早在十三年前的梅岭就已经随着他的景禹哥哥离开了人世。
亲自埋葬了最好的十七年,现在的我,不过是林殊残留在人世间的一份执念。待到污名洗净,沉冤昭雪,林殊的心愿便可以了结。
到那时,我便可以安然离去,与林殊一起,去寻那个心心念念了整整十三年的故人。

伏在案旁,嗅着桂花甘甜的香气,心中愈发觉得安稳,不知不觉竟沉沉地睡了过去。
醒来时,面前摊开的纸张上,原来空白的纸面不知何时被人写上了几行小字。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看着那未干的墨迹,心中猛地一颤。
那么亲切,那么熟悉,就像那个十三年里夜夜入梦的故人。
缓缓闭上眼睛,长叹一口气,轻轻地唤了声。
“景禹哥哥……”

屋外,风吹过桂花树的枝叶,吹进屋里,
满室桂花香。

评论(4)

热度(15)